前言 – ASCO

© 作者版权所有
Bruce E. Johnson, MD
美国临床肿瘤学学会主席
首席临床研究官,
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
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
ASCO 转化研究教授

尊敬的各位同仁,

作为医师和研究人员,我们很幸运能够参与由精准医学带来的癌症研究和治疗的重大创新。虽然精准医学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取得成功,但它实际上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战略研究途径,基于来自世界各地的潜心研究的科学家数十年来艰苦、有素的工作。在肺癌中,精准医学帮助确定致癌基因,以便用靶向疗法进行有效治疗,而免疫疗法的兴起,也在过去 10 到 15 年内对许多患者的治疗发挥关键作用。这些努力的累积效应具有变革性。今天,近半数晚期肺癌患者可以予以口服靶向药物或免疫疗法的初始治疗,而非化疗。我乐观地认为,通过检查点抑制剂疗法来治愈一部分肺癌患者实际上是可能的。对于晚期常见实体瘤,开发潜在的治疗措施一直是肿瘤学的圣杯,而现在,至少对于我们的一些患者来说,它也许已经唾手可得。
此 memo inOncology总结了 2018 年 ASCO 大会上介绍的关于肺癌治疗领域的成果,并在很大程度上关注免疫治疗方法。目前正在大规模探索联合治疗以改善患者的预后,这同样适用于小细胞肺癌。另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是通过免疫疗法实现治疗成功率的决定因素。尽管如此,靶向疗法仍然发挥重要作用,并且会议上提供的大量数据反映了这一点。本期刊中提出的有关 EGFR 和 ALK 定向治疗的文章中概述了其中一些发现。
然而,扩大精准医学的范围仍需要不断努力。值得注意的是,精准医学旨在改善患者的生活,这不仅包括生存,还包括生活质量。作为研究人员,我们经常接触反应率和生存曲线,但最终测试应是这些药物能否在延长患者寿命的同时,让患者感觉更好。在癌症研究和癌症护理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广泛描述患者肿瘤的特征,用最有效的药物对其进行治疗,并支持强大的研究基础设施以提高药物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