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 ESMO 2016

(c) Mohamed Bahr Silvia Novello, MD, PhD, University of Turin, Italy
(c) Mohamed Bahr
Silvia Novello, MD, PhD, University of Turin, Italy

亲爱的同事们,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世界各地每年有 137 万人死于肺癌。发病率和肺癌相关死亡率都十分巨大:到目前为止,原发性肺癌仍然是继非黑素细胞性皮肤癌之后最常见的恶性肿瘤,并且全球因其而致死的患者数量超过与任何其它恶性肿瘤相关的人数。
然而,过去几年的深刻变化已形成有关肺癌的令人瞩目的发展。一方面,在全球范围内可以观察到关于组织学的变化。在过去二十年中,小细胞肺癌患者所占比例在许多国家不断下降。非小细胞肺癌在同一时期经历了其主要亚型的相对重要性的转变。在美国,鳞状细胞癌减少,而腺癌在男性和女性中均有所增加。类似的趋势也适用于欧洲男性,而在女性中,鳞状细胞 癌和腺 癌目 前 都在上 升。
当然,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看,治疗创新是肺癌相关变化中更引人注目的部分。新的方法所针对的靶标不再仅限于长期以来在治疗考虑中居中心地位的肿瘤细胞。在 10 月 7 日到11 日于哥本哈根举行的 2016 年ESMO 大会上,免疫疗法再次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在第二次主席研讨会上,几位知名演讲嘉宾介绍了有关晚期肺癌免疫治疗剂的四篇最新发表的摘要,吸引了大量与会者的关注。在本刊中介绍了这些试验的结果,以及免疫治疗领域的其它发现。
与此同时,关于肿瘤细胞内可药物治疗的遗传畸变的研究正在进行。凡德他尼(vandetanib)和乐伐替尼(lenvatinib)等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已经在 RET 阳性肿瘤中显示出有前途的临床活性,并且利用下一代 ALK抑制剂色瑞替尼(ceritinib)、艾乐替尼(alectinib)和 brigatinib 获得了令人信服的结果。最近对 EGFR 方面的观察揭示了精确使用 EGFR 靶 向药物的前景。同时,小细胞组织学患者也能够享受到分子靶向治疗带来的益处。就此而言,极光激酶 A 抑制是一种有前途的方法,此外还有 PD-L1 抗体 atezolizumab。最后,破坏肿瘤血管生成有助于根据每位患者的需要来定制治疗。个体化治疗已成为现实,可以造福于现在和未来的大量患者。

Author: Silvia Novello, MD, PhD, University of Turin, Ita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