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 ESMO 2017

© authors own David R. Gandara, MD Professor of Medicine UC Davis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Sacramento, California, USA
© authors own

亲爱的同事们,

2017年9月8日至12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2017年ESMO大会介绍了肺癌领域令人瞩目的数据,具有潜在的改变实践的影响。由于临床研究人员正在不懈地探索这些药物最佳使用的诸多条件和限制,因此免疫治疗方法再次成为重大课题。
本期《memo inOncology》描述了对OAK和POPLAR试验的分析,这些试验证实了无论PD-L1表达如何,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均具有活性,并表明患者血液中的肿瘤突变负荷评估是可行的,并且与治疗获益相关。PD-L1抑制剂durvalumab在III期肺癌患者的PACIFIC试验中表现优异,从而为显著未满足的需求提供了解决方案。进一步的分析涉及PD-1抑制剂纳武单抗(nivolumab)在老年人中的活性以及采用纳武单抗的最佳治疗持续时间。
类似地,采用toll样受体9激动剂lefitolimod进行免疫刺激是对广泛疾病小细胞肺癌患者而言有前景的方法。适合使用免疫治疗剂的另一种适应症似乎是已知具有不良预后的间皮瘤。2017年ESMO大会上介绍的几项分析表明,各种免疫治疗剂在恶性胸膜间皮瘤患者中产生具有临床意义的获益。
在靶向疗法领域,有关药物排序的争论愈演愈烈,因为一对一比较已显示出有效的后代药物优于确定性一线化合物。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奥希替尼(osimertinib)就是如此,其在EGFR突变肺癌中优于吉非替尼(gefitinib)和厄洛替尼(erlotinib),并且ALK抑制剂艾乐替尼也同样如此,其在ALK阳性环境下与克唑替尼相比,产生无进展生存期和中枢神经系统结果方面的改善。各治疗线中最佳药物接替次序对于实现最大生存获益至关重要,且仍需确定。
最后,正在针对具有BRAF等罕见驱动突变的患者进行探究的靶向方法已取得进展。当以联合方式给予时,BRAF抑制剂达拉菲尼(dabrafenib)和MEK抑制剂曲美替尼(trametinib)作为一线策略在BRAF阳性肺癌患者中显示出显著的抗肿瘤活性。

David R. Gandara, MD
医学教授
美国加州萨克拉门托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综合癌症中心

 

© 2017 Springer-Verlag GmbH, Impress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