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期受到多条治疗线的影响

专访:Nicolas Girard, MD, PhD;法国巴黎居里研究所,居里-蒙苏里胸部研究所

Nicolas Girard, MD, PhD Institut Curie, Institut du Thorax Curie-Montsouris, Paris, France
© Uriel Chantraine
Nicolas Girard, MD, PhD
法国巴黎居里研究所,
居里-蒙苏里胸部研究所

在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中探究奥希替尼一线使用的FLAURA试验的数据将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临床实践?

FLAURA是阳性试验,因为其结果表明奥希替尼优于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现在我们必须考虑将其纳入可用于EGFR突变肺癌一线治疗的多重选择中。除了奥希替尼之外,还有第一代TKI厄洛替尼和吉非替尼以及第二代TKI阿法替尼,但或许不久之后还可能有达克米替尼(dacomitinib),这些数据在最近一期ASCO会议上已有介绍[1]。
在开始治疗EGFR突变肺癌患者之前,有必要考虑总体顺序。我们需要考虑后续治疗选择,包括化疗和其他选择,并考虑耐药机制。了解针对每名患者的最佳顺序尤为重要。基于AURA3数据,是奥希替尼在前,还是按照第一代或第二代TKI然后紧随奥希替尼的顺序?

 

不同EGFR靶向剂的排序如何影响生存期?

抗EGFR治疗排序的最终目标是改善生存期。我们无疑需要增加PFS,但我认为一线和二线治疗的中位PFS结果相加不一定与患者的实际OS相符。在这次大会上,Sequist博士等人报道了LUX-Lung 3、6和7试验中使用阿法替尼之后的后续治疗,其显示患者的OS远远超过若干线治疗后中位PFS结果的总和[3]。显然,先前治疗对后续治疗效果具有影响。这主要是由肿瘤生物学和T790M耐药突变的出现所引起,但也可能由尚未鉴定出的对奥希替尼的其他耐药机制引起。

 

对临床实践有何影响?

我们无疑需要更多关于临床试验中药物排序的数据。此外,为了指导我们的临床决策,我们需要对患者进行密切的临床和放射学随访,还要进行分子层面的随访。一个要点是安全性。尽管经过10年使用EGFR TKI的经验,我们知道如何预防和管理这些副作用,但我们意识到采用第二代TKI的副作用可能更频繁地出现。因此,这是关于全球患者生活质量而言需要考虑的因素。

 

 

参考文献

  1. Mok T et al., Dacomitinib versus gefitinib for the first-line treatment of advanced EGFR mutation positiv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RCHER 1050): a randomized, open-label phase III trial. J Clin Oncol 2017; 35 (suppl; abstr LBA9007)
  2. Mok TS et al., Osimertinib or platinum–pemetrexed in EGFR T790M–positive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2017; 376: 629-64
  3. Sequist LV et al., Subsequent therapies post-afatinib among patients with EGFR mutation-positive NSCLC in LUX-Lung (LL) 3, 6 and 7. ESMO 2017 Congress, abstract 1349P

 

© 2017 Springer-Verlag GmbH, Impress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