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新药即使在I期试验中也能产生惊人缓解

专访:龙浩锋,MD,中国香港中文大学临床肿瘤学系临床助理教授,I期临床试验中心医学副主任

龙浩锋,MD,中国香港中文大学临床肿瘤学系临床助理教授,I期临床试验中心医学副主任
龙浩锋,MD,中国香港中文大学临床肿瘤学系临床助理教授,I期临床试验中心医学副主任

基于目前正在进行的I期临床试验,您认为哪种新方法在晚期肺癌中最有前景?

目前,正在I期试验中测试针对许多癌症类型的大量研发,不仅限于肺癌。我认为在过去,我们非常不确定I期药物的机制是否适用于特定癌症。然而,在今天,由于许多药物属于靶向治疗,因此我们在临床前条件下对于哪些特定靶标可能有用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了解。特别是在肺癌领域,许多新型分子靶向药物已经展现出前景;例如,这种情况就适用于具有RET改变的非常小范围的肿瘤亚组。此次会议上公布了本领域的成果,包括RET抑制剂LOXO-292的I期试验,试验结果由Geoffrey Oxnard进一步更新,并显示出非常显著的缓解[1]。两三年前,我们在I期临床试验中并未见到如此显著的缓解。

与其他癌症研究领域相比,肺癌研究有哪些特别之处?

肺癌研究的特别之处分为几个方面。一方面是患者人群。就患者数量而言,肺癌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癌症类型,并且肺癌本身包括各种肿瘤。虽然一些是分子驱动型的,治疗方法需要着眼于这些靶标,然而我们并不了解其他肿瘤的分子靶标,免疫疗法在这里大有用处。这两种治疗之间应取得平衡;这种平衡是指哪些患者应参与试验、鉴别其分子驱动并着眼于此。另一方面,甚至对于具有分子驱动的患者而言,免疫治疗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我认为我们目前仍无法很好地回答这些问题。

鉴于需要在预防和治疗水平上应对这一疾病,需要更多地关注肺癌研究中的哪些领域?

在预防方面,2018年WCLC大会上已经介绍了一篇质量上乘的筛查相关摘
要[2]。当然,针对一定比例的肺癌,例如针对小细胞肺癌,在通过消除风险因素而完全预防肿瘤的意义上来说,预防本身是最佳的治疗方式。然而,这也需要进行大量的工作。
另一方面,我认为肺癌药物开发的最大挑战之一是需要获得相当数量的肿瘤组织作为进一步分析的生物材料。很多时候,最初活检的量都很小。另一个问题是不同类型的治疗、分子靶向治疗以及免疫疗法的联合,以及其他形式的癌症治疗如放射、手术等的联合。这是一个蓬勃发展的领域,有待更广泛的研究,但我认为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

参考文献

  1. Oxnard GR et al., Clinical activity of LOXO-292, a highly selective RET inhibitor, in patients with RET fusio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WCLC 2018, OA12.07
  2. De Koning HJ et al., Effects of volume CT lung cancer screening: mortality results of the NELSON randomised-controlled population based trial.

观看其他专家访谈,请参见本报告末尾第19页的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