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K阳性疾病基于血液的检测

专访:Rafał Dziadziuszko,MD,PhD,波兰格但斯克,格但斯克医学院肿瘤及放射学系

Rafal Dziadziuszko,
Rafał Dziadziuszko,MD,PhD,波兰格但斯克,格但斯克医学院肿瘤及放射学系

在现今的肺癌诊断和治疗环境中,我们可以对循环游离DNA(cfDNA)作为生物标志物有何期许?

基于血液的诊断可用于肺癌诊断领域,也可用于评价预测性分子改变。如今,根据肺癌患者DNA中的单个畸变将患者划分为许多小型的亚组。借助现代技术,我们不仅可以诊断组织中的这些改变,还可以诊断患者血液中的这些改变。非常有趣的是可以看到,基于血液的检测的诊断准确性正在提高,可高达80 %甚至90 %。这些测试可用于初始诊断和靶向药物的选择,包括免疫疗法,并且还可能用于治疗监测。虽然循环游离DNA(cfDNA)测试允许对血浆中DNA的存在进行一般性评估,但循环肿瘤DNA(ctDNA)测试侧重于特定的改变,这些改变可能确立等位基因频率并对其进行定量。在ASCO大会上,许多报告集中于将靶向疗法或免疫疗法治疗的患者中的cfDNA和ctDNA同样用于诊断目的,包括筛查肺癌的存在,这种应用正在成为现实。

您认为cfDNA在ALK阳性肿瘤中具有何种临床意义?

ALK阳性NSCLC占肺腺癌的5 %。这是临床上尤为重要的一组患者子集,因为这些患者可以用ALK抑制剂治疗并享有前所未有的长达数年或更长时间的生存期。ALK重排不仅可以在组织中得以诊断,还可以在血浆中进行诊断,诊断准确度同样约为80 %。此外,可以检测ALK易位变体并量化血液中循环ALK的量。这已被证明与缓解相关。在治疗过程中ALK等位基因频率的降低通常说明治疗将会是有效的。关于其他标志物,可以基于血液检测诊断和监测研究ALK抑制剂的临床试验中的治疗功效。

您在本年度ASCO大会上介绍了哪些分析结果?

今年,我有幸代表为ALK阳性NSCLC患者的招募做出了贡献的ALEX研究人员[1]。患者随机接受曾是标准治疗的克唑替尼(crizotinib)或新型ALK抑制剂艾乐替尼(alectinib)作为一线治疗。评估了PFS、OS和其他终点。我们介绍的分析研究了循环无肿瘤DNA作为肿瘤负荷的代表,并将其与患者预后相关联。显示cfDNA与肿瘤负荷相关;具有大量转移或巨大肿瘤的患者在使用克唑替尼和艾乐替尼的情况下都具有较高的cfDNA水平和较差的预后,但艾乐替尼治疗的患者表现更好,与其cfDNA水平无关。因此,cfDNA可能解释了为什么PFS和OS在患者之间存在差异。此外,应当注意cfDNA测试是一种相当简单的测量。在300名ALEX患者中,超过270名个体的数据可用于统计分析。

目前,这些结果仅具有预后意义。使用简单测试定量的潜在肿瘤负荷可以提供哪个患者的ALK靶向治疗将获得较好结果以及哪个患者更有可能失败的信息。

然而,在未来,我们还希望评价cfDNA随时间的变化并研究与放射复发的关联。此外,cfDNA测试可用作预测性测定,以鉴别从一开始就不响应于ALK抑制剂治疗的患者。这仍有待探索。

参考文献

  1. Dziadziuszko R et al., Circulating free DNA as a prognostic biomarker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ALK+ NSCLC treated with alectinib from the global phase III ALEX trial. J Clin Oncol 37, 2019 (suppl; abstr 9053)

© 2019 Springer-Verlag GmbH, Impress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