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放疗与免疫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

Maarten Lambrecht, MD, PhD, Department of Oncology, KU Leuven – University of Leuven, Belgium

Maarten Lambrecht, MD, PhD, 比利时鲁汶大学肿瘤学系

调控在患者对放疗所产生应答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分子途径可能有助于改善患者的治疗效果。迄今为止,在这一研究领域获得了哪些可能与未来几年相关的见解?
放射生物学领域以及放疗与分子生物学之间的相互作用确实越来越受到关注。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对电离辐射与免疫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给予了关注。我们观察到,通过利用照射与免疫系统之间的协同作用,我们可以改善治疗缓解。此外,人们对免疫系统对放疗引起的特定毒性的影响也越来越感兴趣。

可以预期免疫疗法和放疗会如何相互作用?
虽然放疗是局部治疗,但几十年来人们已经知晓放疗与免疫系统之间存在相互作用。我们知道,完善的免疫系统是放疗成功的必要条件。在罕见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观察到所谓的远位反应,可以在辐射场之外看到肿瘤反应。然而,利用这种协同作用一直是非常困难的。不过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对这种协同作用的基本生物学的理解已经大大增加。我们现在知道,放疗通过免疫原细胞的死亡、细胞因子的释放和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I类分子的上调,来增加抗原呈现,实现对免疫系统的协同作用。另一方面,照射也可以通过上调调节性T细胞或上调PD-L1表达,对肿瘤微环境产生免疫抑制作用。检查点抑制剂等药物与电离辐射的结合是非常有前景的,因为这可以实际上抵消有时在肿瘤中发现的免疫抑制特点。这样一来,放疗可以用来激发免疫系统,就像一种原位肿瘤疫苗接种,与不同类型的免疫疗法联合使用。

肿瘤学领域中非侵入性影像生物标志物方面有什么新的进展?
总体而言,这几年肿瘤学中非侵入性影像生物标志物的主要发展是人工智能的引入。目前有很多研究正在进行,试图找出非侵入性影像生物标志物,用于肿瘤缓解和毒性预测。出现了许多有希望的数据。到目前为止,最大的问题是这些结果的验证。为此,我们需要大量的数据。寻找一种标准化的方法来获取这些数据,并使用所有临床相关数据来确认某些影像生物标志物将是未来几年的挑战。然而,这些努力可以提高对患者结果的预测。

您个人认为ESMO 2020有哪些亮点?
对我来说,作为一名专门从事胸部肿瘤学的放射肿瘤学家,ESMO大会有三大亮点。第一个是介绍了PACIFIC试验的4年总生存率数据,该试验评估度伐鲁单抗作为巩固治疗在III期、不可切除NSCLC患者中的价值[1]。根据分析,加入度伐鲁单抗增加了OS,4年率接近50%,这在该患者群体中是前所未有的。这一发现,加上可控的毒性,对于这个结果普遍不理想的人群来说是个好消息。这作为一个例子,我们看到放疗与免疫疗法之间的相互作用增加了无转移性疾病患者的OS。
第二篇重要摘要揭示了相当令人失望的结果。II期STIMULI试验评估了局限性疾病SCLC患者使用纳武单抗和易普利姆玛的巩固治疗[2]。与PACIFIC试验类似,STIMULI测试了一种非常有前景的双免疫疗法与放疗的组合。然而,该研究未能显示任何PFS获益。这是非常令人失望的,因为虽然检查点抑制在SCLC IV期疾病中表现出一定的活性,但研究者并没有在局限性疾病人群中观察到同样的效果。他们所看到的是巩固组中的毒性超标。然而,实验组中只有非常有限的一部分患者真正接受了足够的免疫治疗,因此大多数病例中没有完成组合治疗。
第三个亮点是LungART试验,该试验对于放射肿瘤学家而言是一项重要研究,因为它涉及到III期(N2)、可切除NSCLC患者术后加用放疗的问题[3]。患者被随机分为术后放疗与观察。我们看到,该人群在标准治疗的基础上加用术后放疗并没有获得任何生存期优势。

参考文献

  1. Faivre-Finn C et al., Durvalumab after chemoradiotherapy in stage III NSCLC: 4-year survival update from the phase PACIFIC trial. ESMO 2020, LBA49
  2. Peters S et al., Consolidation nivolumab and ipilimumab vs observation in limited stage SCLC after chemo-radiotherapy – results from the randomized phase II ETOP/IFCT 4-12 STIMULI trial. ESMO 2020, LBA84
  3. Le Péchoux C et al., An international randomized trial comparing post-operative radiotherapy (PORT) to no PORT, in patients with completely resected NSCLC and mediastinal N2 involvement. ESMO 2020, LBA3_PR

© 2019 Springer-Verlag GmbH, Impressum

More posts